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85后”女法醫李靜:忠誠履職“為死者言”

2020-01-06 14:27:13來源:內蒙古法制報  責任編輯:趙芳

  美劇《嗜血法醫》中的一句話,令人印象深刻———“這個世界沒有謊言,只有被掩蓋的真相”。而查找真相在現實生活中,成為一種職業人的全力追求,也是他們不斷樊登的高峰。這樣的職業人有一個專有稱呼“法醫”。

  電視劇法醫形象通常都是男性。他們第一時間趕到案發現場,提取現場痕跡,實施證物分析,以還原案件現場真實面貌;他們還用手中的解剖刀尋找證據,為死者“代言”。

  在現實生活中,從事法醫職業且沖在勘驗第一線的不僅僅是男性。呼和浩特市回民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刑事科學技術室有一位女警官,她所從事的工作就是法醫。職責在肩,使命神圣,這位女警官,無論嚴寒酷暑,面對惡臭血腥,從業6年來,她總是第一時間到達案發現場進行勘驗,在解剖臺上與亡靈對話,在顯微鏡下分析死因,在DNA中探尋謎底,讓尸體“開口說話”,幫死者沉冤昭雪。

  她就是“85后”女法醫李靜。

  向亡者家屬說明勘驗情況。

  現場勘驗。

  撥開迷霧 蛛絲馬跡中查找證據

  2018年8月,回民區發生一起入室搶劫案件,兩男子以租房為由,對女房主進行了入室搶劫。在詢問女受害人、初步勘驗現場后,憑借敏銳的洞察力,李靜覺得案件并非這么簡單。“當時我問她,犯罪嫌疑人在現場對她進行搶劫大概持續了多長時間,她說大概半個小時。我又問她犯罪嫌疑人除了搶她身上的財物,還做了什么?當時她老公在旁邊,她說話支支吾吾的,說也沒干啥。”李靜回憶說。

  李靜找了個理由把女受害者的家屬支開,從女性角度、法律、人情等方面給受害人做工作,最后,受害人承認因怕被報復及對以后個人生活的影響等原因,隱瞞了被強奸的事實。“女受害者承認被強奸后,又對犯罪嫌疑人作案過程進行了描述。”李靜說。經過對現場的細致勘驗,在案發現場衛生間地面上提取到了精斑,通過DN A比對,確定犯罪嫌疑人正是有過犯罪前科的李某某。

  2019年11月7日,急促的電話鈴聲打破了清晨的寧靜:回民區某醫院傳來消息,急診病房內一名女性死亡。李靜和同事到達現場后了解到,凌晨,死者由兩個人送至急診,后因搶救無效死亡,死者身上無任何可以確認身份的物品,將死者送至醫院的人也不見蹤影。“通過對死者的衣著、尸表檢查,我們發現,死者穿著較厚重,戴有圍巾手套,保暖措施較好,身上有多處擦挫傷,肋骨有多發性骨折,由此,我們推斷,死者可能因交通事故造成損傷,極大可能是駕駛自行車或電動自行車等交通工具。”李靜說。

  基于李靜的推斷,成立的聯合專案組,開始進行調查,通過調取監控視頻、走訪群眾等工作,案件真相逐漸浮出水面:11月7日凌晨,趙海等三人駕駛機動車與駕駛自行車的羅艷梅發生了碰撞,最終導致其死亡。為逃避處罰,肇事者趙海唆使他人將死者送至醫院,他自己將肇事車輛和羅艷梅的自行車藏匿起來。最終,案件順利告破。

  嚴謹工作 告慰無辜死者亡靈

  2018月4月,武川縣內的一具無名尸DN A信息與回民區轄區內一失蹤人員王強的DN A信息比對一致。雖然如此,秉持嚴謹的科學態度,李靜多次聯系失蹤人員家屬核實失蹤人員體貌特征及攜帶的隨身物品,同時采集李某直系親屬DN A樣本進行再次比對。“誰也不希望自己的親人就這么突然亡故了,我必須核實再核實,在十足的把握的情況下,才能跟死者家屬確認親人死亡這個事實。”李靜嚴肅地說道。當DN A檢驗結果顯示,死者就是王強時,死者的爸爸抱著王強的尸體放聲大哭,他說:“能尋回兒子的遺體,這下子,我死也瞑目了……兒子,爸帶你回家!”

  2019年5月,回民區公安分局對面的公園內,一名男子陳尸其中。大量晨練市民聚集公園內,發現案情,眾說紛紜。李靜與同事接警后火速趕到現場,拉上警戒線,豎立專業圍擋,在了解基本情況后迅速開展現場勘驗工作。

  進入現場后,血腥氣撲面而來,死者身中十幾刀,俯臥在草地上,但在死者身邊,沒有發現兇器。結束中心現場勘驗后,李靜又擴大了勘驗范圍,在距離尸體二十幾米處的地方,一個卷起來的紙筒吸引了她的注意。“我記得那個紙筒是用超市的傳單疊成的,由于紙筒折疊的長度、寬度和我們判斷兇器的長寬基本吻合,我就心里產生了一個猜想,這個宣傳單疊成的紙筒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用來包裹兇器的,作案后,在匆忙逃跑中掉在了地上。”李靜回憶說。

  經過DN A檢驗,李靜在宣傳單上檢出一男性的DN A分型,為確定犯罪嫌疑人提供了重要依據。“當時,通過走訪排查發現,受害人李國棟死亡前的最后幾個小時,是和其妻子的叔叔張海在一起吃飯。李國棟與張海之間一直有債務糾紛,且案發前鬧得不愉快。而紙筒上提取的DN A分型正屬于張海。”李靜解釋到。隨后不久,犯罪嫌疑人張海被抓獲,并對自己殺人的事實供認不諱。至此,案件告破。

  然而,根據犯罪嫌疑人張海的交代,作案兇器被扔在了距離案發現場很遠的小黑河小廠庫倫新村段河道內。兇器的打撈工作一度陷入了困局,李靜與同事們連續多天奮戰在河邊水下,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案發10天后,殺人兇器被成功打撈上岸。至此,這起重大殺人案成功收官。

  直面挑戰 讓證據不再沉默

  在法醫隊伍中,女法醫大多待在DN A實驗室和理化實驗室,出現在勘驗一線的只占一小部分,而李靜就是那一小部分中的一員。從警六年,李靜見證了各類非正常死亡,接觸了各種形狀的尸體,進行尸表檢驗近500具,解剖尸體近100具。

  2007年7月,高中畢業的李靜瞞著家人偷偷報考了內蒙古醫科大學法醫專業。“我從小就喜歡看法醫類題材的電視劇,覺得這個職業特別神秘,法醫辦案的時候特別帥,整個人都在發光,但是在我第一次接觸到尸體的時候,突然發現,法醫的工作其實很辛苦,也很危險。”李靜感慨地說。對于第一次接觸尸體,李靜記憶猶新,2011年,在呼倫貝爾市公安局實習期間,那是一個盛夏的清晨,因前夜剛剛下過雨,空氣中彌漫著潮濕的味道,現場在一片玉米地里,李靜深吸了一口氣,讓情緒回歸平和后,與實習老師一起走向尸體。當實習老師把最后一層包裝物解開后,一股腐敗惡臭的氣味蔓延開來,一團團乳白色的蛆蟲在尸體表面翻滾涌動著,一雙爆出來的眼睛,口鼻里還冒著泡,在視覺和嗅覺的雙重沖擊下,李靜愣住了……那一刻,李靜所有的心理準備頃刻崩塌,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胃里翻騰倒海。“說實話,那一刻我猶豫了,懷疑自己當初學習法醫專業的選擇,但當我看著實習老師聚精會神地檢查和記錄著尸體的情況,仿佛任何事情都打擾不到他與死者“對話”的時候,我才體會到這身制服背后的堅辛,才明白了這就是法醫這個職業的神圣和魅力所在。”

  影視劇里的法醫形象是那么炫酷、光鮮,現實中的法醫工作其實不然,是又苦、又累、又危險。很多尸體發現時就已高度腐敗,惡臭刺鼻,蚊蠅密布,蛆蟲橫行。這樣的尸檢,如果是在炎熱的夏季,亦或是在冬季有著暖氣溫度不低的室內,這樣的環境,隨時面臨病菌感染、有毒氣體侵襲的危險。用李靜的話說,越是腐敗的尸體越要仔細檢查,不能放過任何一絲痕跡,才能有機會替死者發聲。

  沒有驚心動魄的廝殺格斗,也不曾親手抓捕過犯罪分子,在偵查的戰場上,李靜用自己的專業技術和聰明才智,讓證據不再沉默,不再發生“這個世界沒有謊言,只有被掩蓋的真相”,用事實支撐起事業的大廈,為生者權,為死者言! (劉琪)

 友情鏈接

/ Links
3d近500期和尾走势 中国体彩网老11选5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 东京热高清种子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直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 足球比分直播捷报比分直播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 广西快乐双彩复试计算 合赢在线配资 澳洲幸运5开奖最快 上海快三 极速快3技巧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 樱井莉亚 云南快乐十分实时开奖